首页 > 玄幻魔法 > 瓷界无痕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1016章 春天(五)(1 / 2)

猪山之上松柏林荫,偶然还能看见几只乖巧的小松鼠在林间树中穿行。临江的亭子孤独的守望着来去的船舶,以金猪的姿态迎接着四方的祥瑞。

踏着褐色的土壤,顺着羊肠小道畅意的在树林中游览。设计师们一路上欢歌笑语,把刚才酒桌上的沉闷甩在了九霄云外。大自然是一个天然的疗养院,能治愈很多心理上引发的疾病,俗话说你再狂能狂得过自然界?

这次游览显得比较轻松,没了上午cs的喧嚣,设计师们开始放飞梦想,他们展开羽翼、听着松涛自由地在灵域的天空翱翔。渐渐地那丝丝浸入心肺的灵感,像松针一样扎入他们的大脑,慢慢的游走在艺术的边缘。

李羽新瞧着那一根根犹如针芒的松针,脑海里不断地构思着各种变化的图案,小松鼠、白鹤、松子、羽毛,源源不断的激发着他的灵感……

“白晓彤,帮我采摘一些松树的标本。”辛月橙柔情的喊着他的名字,将幸福的指数调到了爆棚。

拥有爱情的人是甜蜜的,这比任何甜品都有味道。白晓彤很乐意的遵从辛月橙的调遣,心甘情愿的收集着扎手的松针。

罗霖晟放弃了脸上的沉稳,愉快的在褐色的土地上奔跑。

胡炜则一直跟在李羽新的身后,他几次都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他,可苦苦找不到合适的机会。胡炜的欲言又止的行为自然没有逃过李羽新的眼睛,而李羽新也在猜想他到底要想告诉自己什么。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揣度着对方,相互间守护着心里的那一份祥和与安静。

李志强在捡松针的过程中被坚韧的针芒扎破了手指,鲜血从指尖探出头来慢慢的扩散开来,他咬咬牙嘴巴里冒出一句脏话:“妈拉个巴子,还敢欺负老子!”说完,他一口含住出血的手指,气呼呼的对着地上的石头就是一脚,紧接着又是一记颤巍巍的惨呼,只见他单腿独立不停地晃动着另一条腿,似乎脚尖吃了痛,受了伤。

“哎哟,李志强,你西游记看多了,也学猴啊?”王金峰看到这一幕开心的洗涮一番。

“滚一边去。”李志强蹲下来用手捂住那只受伤的脚,狠狠地说道。

“我倒是想滚,可我是猴呀,两条腿的,不是刺猬。”王金峰故意将刺猬的发音说的很重。

李志强白了他一眼,头上的汗滴像豆子一样顺着脸颊滚了下来。

罗霖晟收拾起欢愉的心情向李志强这边奔了过来,他悉心的问道:“怎么啦?严重吗?”

“不碍事,歇歇就好啦。”李志强强忍着脚尖的剧痛憋着一股气站了起来,他拒绝了罗霖晟的帮助。

罗霖晟看他冒汗的程度,已然猜到了他伤得不轻。

这时,胡炜和李羽新赶了过来,李羽新瞧他脸上那豆大的汗直接对胡炜说:“架上他,去医院吧。”

“好!”胡炜一声应道,不容李志强分说,与李羽新一道架上他便往山下走。其他人也没了游花赏木的兴致,他们暗暗地跟在三人的后面多少有些遗憾。

到了山脚下,公交车却迟迟不来,此时胡炜有意无意的说道:“要是有一辆轿车就好啦。”

李羽新也不是傻的,自然明白胡炜口中的意思,于是他选择沉默,他就想看看这些精英们的真实想法。

白晓彤与辛月橙站在了旁观者的位置上,因为他俩最清楚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的道理。所以他俩只是站在一旁侧听,不发表任何意见和看法。

王金峰是一个静不下来的人,他见胡炜感叹也补上一句:“这车咋回事?老半天都没影,是不是收车啦?”

“收车?你当是自由市场啊。”张凡宇搭上话狠狠地批道。

“那为啥不来呢?”王金峰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