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她能够成为秦风的妻子,也赢在格局!在对待秦风的事情上,在场乃至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,换到李雪雁的位置上,可以比李雪雁做得更好!“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美丽的新娘——李雪雁小姐!”

就在这时,主持人走上典礼台,手持话筒,开始掌控现场气氛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旋即,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直到李雪雁挽着父亲李金堂的胳膊走到亭子里,掌声才落下。

“下面,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今天的新郎——秦风先生!”

主持人再次开口道。

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秦风在热烈的掌声中走向了典礼台。

今天的他穿着一身长袍,与李雪雁的旗袍相互对应。

秦风出现之后,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了他。

其中,伊丽妮卡、伊莲娜、诸葛明月三人眼中精光闪烁,只觉得今天的秦风,更加的气度非凡。

随后,在众人的注视下,秦风按照主持人的安排,径直走向了李雪雁。

他在行走的过程中,抬头挺胸,步伐有力,每一步的距离都惊人的一致。

众人的目光随着秦风的步伐而移动,直到秦风在李金堂、李雪雁父女身前停下脚步。

没有单膝跪地,没有交接鲜花,秦风只是与李雪雁深情地注视着。

这一刻,他们的眼中有光,心中有火。

那是爱情该有的样子。

“小风,雪雁交给你了,我相信,你会让她幸福一辈子。”

李金堂微笑着将李雪雁的手交到秦风手中。

“一定!”

秦风郑重点头,然后与李雪雁手牵手,一同走向典礼台,然后开始典礼的流程。

很快的,张欣然、陈静、苏妙依和洛青珂四名伴娘和叶虎等四名伴郎登台,协助秦风与李雪雁两人完成典礼流程,包括互相佩戴戒指,用香槟拼爱心图案等等。

当看到秦风与李雪雁交换完戒指,秦风亲吻李雪雁额头的那一瞬间,身为伴娘的张欣然、陈静、苏妙依和洛青珂都是一阵恍惚。

那一瞬间,她们的心中充斥着羡慕,同时脑海里不约而同地浮现出了另外一副画面——她们各自取代了李雪雁,充当了新娘的角色。

画面出现,她们心中的羡慕荡然无存,整颗心瞬间都化了。

对她们而言,那是多么美的画面啊。

然而——当主持人再次开口之后,她们都回过神,只觉得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这辈子,她们都没有可能当秦风的新娘了,甚至连当秦风女人的机会都有可能失去了!“下面有请我们今天最尊贵的嘉宾,来自英国的伊丽妮卡女王登台,为新郎新娘送上祝福。”

愕然听到主持人的话,伊丽妮卡心中有些诧异,但第一时间面带微笑地站起身,先是转身向众人示意,然后迈步走上了典礼台,接过了主持人的话筒。

“首先,我很荣幸能够参加秦风先生和李雪雁小姐的婚礼。”

伊丽妮卡站在典礼台上,脸上挂着微笑,心中充斥着羡慕,缓缓开口道:“其次,我今天是以秦风先生朋友的身份来参加这场婚礼的,否则我无法出现在这里。

因为,全球各大主要国家的政要和一些权威组织的负责人,得知秦风先生要举办婚礼后,都曾主动表示想来参加,但都被秦风先生拒绝了。

这也是我前面说荣幸的原因——能够成为秦风先生的朋友,是我的荣幸!我也相信,在场所有秦风先生的朋友,和我有着同样的感受!”

“是的!”

刹那间,场下许多人开口附和。

“秦智哥,华琳嫂子,你们现在信了吗?

伊丽妮卡女王总不会撒谎吧?”

与此同时,叶倩哼着冲秦智、华琳两人说道。

没有回答。

这一刻,秦智和华琳两人一脸土色。

他们结婚的时候,因为秦建国亲自主持婚礼,他们深感荣耀。

而如今,秦风结婚,直接拒绝了全球各大主要国家、组织的大人物……两者相比,犹如云泥之别!“最后,我很羡慕李雪雁小姐能够成为秦风先生的妻子,也祝福他们永远幸福!”

伊丽妮卡最后开口,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感受。

羡慕和祝福。

话音落下,她先后与秦风、李雪雁进行贴面礼。

在那一瞬间,她很想拥抱一下秦风,但最终克制住了。

因为,她知道,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秦风只属于李雪雁!羡慕和祝福的不光是伊丽妮卡,还有台下坐的伊莲娜。

前者,甚至羡慕伊丽妮卡!至少,伊丽妮卡得到了秦风的爱!而她却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……另外一边,诸葛明月没有羡慕,只有祝福。

对她而言,能够追随在秦风的身边,已足够幸福,曾经能够得到秦风的垂帘,如同上天的恩赐!她早已知足,心存感激!“下面有请秦建国先生,为新郎新娘送上祝福!”

当伊丽妮卡下台之后,主持人再次开口,他在提及秦建国这个名字的时候,心中颇为敬畏。

秦建国起身,登台,整个过程,动作干净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,一副军人做派。

“今天能来这里的除了秦家和李家人之外,都是两家的至交和秦风的朋友,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。”

秦建国接过话筒,开门见山道:“我只说一句话,我为有秦风这样优秀的孙子和李雪雁这样优秀的孙媳妇感到骄傲!我也提一个要求,我希望能够在典礼现场,听他们喊我一声爷爷。”

话音落下,秦建国笑眯眯地看着秦风,那感觉仿佛在说:小子,你那天没有答应我,我今天直接现场逼宫。

“爷爷。”

李雪雁率先开口,她已知道了秦建国只是执行者,也明白秦建国所承受的痛苦未必就比秦风少多少。

“哎……”秦建国罕见地高兴地回应着,然后继续看着秦风,等着秦风喊他爷爷。

“曾经,我很讨厌秦建国,甚至可以用恨来形容。

因为,我觉得他没有把我当他的孙子,甚至一次又一次在我的伤口上撒盐。”

秦风接过话筒,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,缓缓开口,“现在,我很感谢秦建国。

因为,他让我变得优秀,让我变得强大,让我实现了自己的目标——谢谢您,爷爷!”

话音落下,秦风放下话筒,抬起右手,当众对着秦建国敬礼。

耳畔响起秦风的话,望着秦风敬礼的动作,典礼台上那个铁面无私的老人,罕见地红了双眼,然后颤颤巍巍地抬起右手,给秦风回军礼。

这一刻,他们用军人最神圣的举动,让过去的种种画上了句号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台下众人,均是不明白这其中的含义,但纷纷送上了掌声。

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,秦建国走下了典礼台,表情恢复了正常。

“下面有请李渊广先生。”

主持人再次开口道。

“我想说的话,都让建国说了,我就不上台了。”

李渊广起身,笑着摆了摆手。

“新娘,此刻,你最想对新郎说什么?”

主持人询问李雪雁。

“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。

十二年前,当很多人认为我喜欢的男孩是个祸害的时候,我认为他未来会成为盖世英雄。

十二年后,当所有人认为他是盖世英雄的时候,我成为了他的妻子。

这是我辈子最值得骄傲的事情!”

李雪雁接过话筒,凝视着秦风,一字一句开口,声音洪亮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耳畔响起李雪雁这番话,几乎所有人都像是受到了某种感染,情不自禁地鼓掌。

“新郎,此刻,你最想对新娘说什么?”

主持人又问秦风。

“你支持和等了我十二年,接下来,我守护你的余生!”

秦风没有接话筒,而是拉着李雪雁的双手,柔情说道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刹那间,潮水般的掌声响彻整个宴会厅,久久不息。

盖世英雄,守护余生。

这是在场很多人这辈子听到最动听的爱的宣言!与此同时。

颐和山庄外。

一辆红色的牧马人在入口处被拦了下来。

“对不起,女士,今天这里不对外开放。”

保安说道。

“我知道,我是秦风先生的朋友,来参加他的婚礼。”

汽车里,坐在驾驶位上的女人说道。

女人不是别人,是王梦楠!当她得知秦风要和李雪雁结婚之后,一直在纠结是否要来参加婚礼。

纠结,是因为,她既想看秦风成为新郎的样子,又担心因为自己没有成为新娘而情绪失控,从而影响到婚礼。

直到一个小时前,她做出了决定,然后像是疯了一般,驾车赶到了这里。

“女士,请出示您的邀请函。”

保安尽职地说道。

“邀请函?”

王梦楠闻言,先是一怔,然后不由想到王阿猛曾给了自己一张邀请函,但并没有带来。

“我……我忘记带邀请函了。”

王梦楠面色难看地说道。

“抱歉,女士,没有邀请函,我不能让您进去,请您理解。”

保安一脸歉意地说道。

“可……可是,我真是秦风先生的朋友……”王梦楠试图解释什么。

然而——这一次,不等王梦楠说完,保安指了指门口不远处站着的一名女孩,道:“那位小姐也说是秦风先生的朋友,但没有邀请函,按照规定,我也没有让她进去,不信,你可以问问她。”

嗯?

再次听到保安的话,王梦楠扭头,赫然看到了保安所指的女孩。

潘蓉。

只是一眼,王梦楠便认出了女孩是潘蓉!当初,王梦楠在东海当警察的时候,曾调查过秦风身边每一个人,其中包括潘蓉。

这个发现,让王梦楠有些诧异,然后沉吟了一下,将车倒了回去,停在路边,然后下车走向潘蓉。

“王姐。”

王梦楠知道潘蓉,潘蓉同样也知道王梦楠,她见王梦楠走来,笑着打了一声招呼,但笑容有些牵强。

“潘蓉,你怎么来了?”

王梦楠有些诧异地问。

“我和你一样,都很爱他,想看他结婚时的样子。”

潘蓉毫不忌讳地说出了其中缘由,然后自嘲而落寞的笑了笑,“但我们又不同。

你得到了他的爱,并且有资格进去,只是因为你自己的犹豫失去了机会。

而……我从来没有得到他的爱,甚至连向他示爱的勇气都没有,也没有资格进去。”

“呃……”愕然听到潘蓉的话,王梦楠先是一怔,而后只觉得自己像是错过了人生中最重要一个场合,猛地转身,像一阵风一样朝着山庄里冲去。

“女士,你不能……”保安下意识地要去阻拦,结果没有拦住,当下要追。

“让她进去吧,她不但是秦风的朋友,还当过秦风的恋人!”

就在这时,潘蓉大声冲保安喊道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保安听到潘蓉的话,停止了追逐王梦楠,转身冲潘蓉问道。

“因为,我也当过秦风的恋人,但是临时假扮的恋人。

嗯,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。”

潘蓉微笑着回应,然后转身,瞬间泪流满面。

与此同时。

潘蓉所走那条路前方,不远处的一栋大厦顶端。

还有一位老人想前往婚礼现场,却不能去,只能站在那里看着。

这一刻。

他就如同过去两年多时间里一样,站在幕后,静静地看着,看着青年一路披荆斩棘,踩着敌人的累累白骨,登上神坛!…………ps:吃过晚饭后,一直写,写到早上六点,终于写完了结局,总共写了一万五千字,是我这三年写的最多的一天,最后一天总算没掉链子。

故事到这里结束了,但我还会写本书的番外,包括老太爷、秦建国等人,之后还会写新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